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场轰轰烈烈的宽带提速降费运 动,随着三大运营商全新资费政策的出台暂时告一段落。不过,对于三大运营商出台的提速降费方案,消费者纷纷吐槽,并质疑运营商在玩文字游戏。新浪科技发起的针对“运营商提速降费的幅度,你满意吗”调查中,11万多人参与了调查,85.6%的网友表示不满意。

提速降费卡壳

在此次三大运营商的提速降费方案中,除了宽带资费有一定的降幅外,流量资费的改革则是打了一个擦边球。中国移动推出了10元可获得1GB夜间流量,中国联通则推出了10元包1G省内流量的资费。事实上,中国联通10元包1G省内流量的活动在部分省份是一直存在的资费,中国移动的夜间流量包此前部分地区也存在。

显然,除了宽带资费有了一定的降低外,此次宽带提速降费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至于流量不清零,以及流量交易等措施,三大运营商此前也推出了相应的方案。以中国联通来说,通过沃门户客户端,可以赠送其他联通用户流量,前提是对方也必须合用沃门户客户端。中国电信,同样有类似的流量交易模式。

在国务院的响应下,三大运营商重新宣传了此前推出的资费政策。而且,一直备受争议的国内漫游费用,却没有出现在此次的提速降费方案中。从三大运营商不痛不痒的下调部分资费,以及政府监管部门对提速降费的号召响应动作来看,这更像双方主导的一场戏。虽说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宽带资费有所下调,但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宽带提速降费运 动已然卡壳。

高昂成本作祟

客观地说,运营商的资费还是呈现下降趋势的,最显著的变化就是,3G时代联通率先取消了国内漫游费(仅针对3G套餐)。此外,中国移动也针对漫游费作出了调整,推出了长途漫游接听4毛每分钟,主叫6毛每分钟的资费。进入4G时代后,运营商资费的调整幅度并不大,这是矛盾的根源。

追根溯源,此次宽带提速降费之所以卡壳,还是高昂的运营成本作祟。先来看一则数据:2010-2014年,中国电信用于宽带建设的支出分别为276亿元、321亿元、365.5亿元、330亿元、263亿元,总计1655.5亿元,而在此之前,中国电信每年宽带支出不超过200亿,相当于五年来中国电信宽带支出增加了50%。

在中国电信成本大幅攀升的同时,宽带用户收入增长却逐渐放缓。2010-2014年,中国电信宽带用户从不足5346万左右增长至1.07亿,用户数翻倍;宽带收入仅从541亿增长至734亿,仅增长193亿元,增幅35%。尤其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中国电信宽带ARPU(每用户每月收入)值从2009年底的80.3元降低至2014年底的59.1元,缩水11.2元,相当于用户使用宽带价格降低了27%。5年时间,中国电信投入1655亿元仅换来193亿元的收入增长。

上千亿投资,换来的仅仅是百亿的收入增长,这不仅仅是中国电信一家的遭遇。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在3G时代投资数千亿,换来的收入增长也不过百亿元。4G时代的到来,三大运营商再次陷入一个高投资的阶段。

国务院办公厅20日发布《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提出包括宽带提速和电信资费下降的14条具体意见,为实现这些目标,三年内的网络建设投资将达1.13万亿元。也就是说,未来三年内,三大运营商的投资将高达1万多亿元。如此大的投资力度下,资费降低自然又打了水漂。

不可否认,三大运营商都是国字号巨头,与其他企业一样都肩负着盈利的任务。在三大运营商对员工进行严格的KPI考核时,三大运营商也在接受监管部门的KPI考核,即每年交纳一定的利润额。

一边是监管部门的KPI业绩考核,一边是数千亿每年的支出,运营商资费降低因此卡壳亦不足为奇。在国务院提出要求后,摆在三大运营商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寻找开源节流的新路子。

铁塔公司的重任

电信业重组的消息在去年已经有了苗头,结果电信重组未果,铁塔公司映入我们的视线。在很多人看来,铁塔公司无非是重建一个垄断企业。就铁塔公司的运营情况来看,铁塔公司或将成为三大运营商开源节流的利器,这也是铁塔公司未来的重任。

一位铁塔公司内部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通过避免重复建设、提高资源利用率,2015年全年,铁塔公司帮电信行业节省的建设成本肯定超过400亿元,而今后每年的节省的建设成本至少会达到500亿元。”

不难看出,仅在铁塔这一电信基础设施方面,铁塔公司每年可以为运营商节省建设成本500亿元。未来,如果将三大运营商的骨干传输线路,以及机房等电信基础设施全部由铁塔公司负责建设和维护,运营商的成本将会大幅拉低。

一直以来,三大运营商在骨干传输线路,铁塔和最后一公里的线路建设方面都是各自为政,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与此同时,物业公司、市政管道等部门对运营商收取管道费,出于竞争的目的,三大运营商只能竞相给物业公司或市政管道部门高昂的补贴,争取进入新建小区的先机。虽然政府出台了政策,禁止物业公司和市政管道部门向运营商收取费用,但政策执行可谓是苍白无力。

未来如果将骨干传输线路由铁塔公司统一建设维护,资源和线路的共享会降低三大运营商的负担。另据铁塔公司内部人士透露,铁塔的共享不过是铁塔公司的第一步,未来铁塔公司将承担三大运营商网络建设和维护的工作。毋庸置疑,节流是监管部门赋予铁塔公司的一项重任,也是未来提速降费的一个保障。

说白了,铁塔公司不过是政府监管部门尝试将三大运营商市场化运营的一个尝试。要想真正实现宽带提速降费,必须让三大运营商甩开KPI考核的包袱,真正实现自主市场化运营。一味靠政府主导,制造了宽带提速降费难以推行的矛盾,衍生了诸多的电信行业腐败案。在政府倡导互联网+的背景下,电信体制改革也该提上日程了。

作者系资深IT从业人士,微信公众帐号:jiawebjn


上一篇: 电商嬗变前夜 交易型B2B爆发在际?
下一篇:领跑智能硬件的行业,需要什么才气?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