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互联网圈子里从来不乏撕逼事件。无独有偶,2018年这个雪花飞舞的日子里,专注女性健康市场的大姨吗和美柚公然在某微信群开撕。

一番激烈的口水战后,大姨吗公关负责人回铎发朋友圈炮轰艾瑞,具体内容如下:艾瑞真是行业内一大毒草,收钱说瞎话的能力无人出其右。今天居然联合我们竞争对手出个报告,说他们有95%的份额,如此歪曲事实的话都能说的出来。缺德的事情不要干太多,杨伟庆活该你媳妇带着你儿子跑了。

不断升级的数据之争

大姨吗公关负责人朋友圈的文字中,已经指名道姓指责艾瑞高管,看来确实怒了。单纯看文字内容,大姨吗很委屈。激起大姨吗公关负责人怒火的,是艾瑞的一则数据。

不久前,艾瑞和美柚联合所发布了《2017年中国女性生活形态研究报告》,报告中称“美柚占据了经期管理类app使用总时长的95%以上”。这样算下来,大姨吗成为不到5%里的月度总使用时长的份额里的一员。对于这一数据,大姨吗公关负责人认为这是严重歪曲事实,这才有了引发了微信群的口水战。

作为两家定位相同的APP应用,大姨吗和美柚夙怨已久。尤其是在数据方面的纷争,两家曾因为商标、融资额和数据引发了多场口水战。这一次大姨吗公关负责人向艾瑞开炮,是两家数据争的升级,因为这次炮火瞄准了第三方调查机构。

去年8月份,互联网科技风云榜爆料称:“大姨吗将BP中的MAU数据放大到4200万,而易观千帆中7月份大姨吗MAU为388.05万,另一家研究机构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6月份大姨吗MAU为515万,DAU仅为80万。这一次两家再起纷争,已经开始对第三方调查机构数据的真实性表示质疑。

姑且不说哪家的数据准确,仅就两家的一些纷争来说。大姨吗质疑美柚与第三方发布的数据,难道大姨吗息没联合第三方发布过数据吗?一味的指责对方数据造假,更像是五十步笑百步。对于大姨吗质疑艾瑞数据真实性的观点,不少网友表示赞同。问题来了,第三方调查机构的数据真的没有任何公信力了吗?

数据之争已成行业常态

最近几年,很多互联网企业已经习惯用“数据”来标榜自己在行业的地位。放眼望去,类似大姨吗和美柚这样的数据之争屡见不鲜。但凡哪个行业竞争激烈,数据之争的战火就难以幸免。

刚刚过去的2017年里,共享单车和智能手机可以说是两个非常火爆的行业,因数据引发的口水战也引发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共享单车行业,摩拜和ofo不止一次称自己是行业第一,双方分别引用了不同的调查机构发布的数据,最典型的一次数据之争是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朋友圈力挺摩拜的一则内容。

去年6月份,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该文引用艾瑞的数据,表示ofo活跃用户、用户增速远超摩拜,稳居行业第一。对此,马化腾在下面评论称:“从微信支付看摩拜高一倍多。”言外之意,摩拜市场份额领先。

客观地说,朱啸虎和马化腾的观点都没有错,只是双方引用的数据源不同,对比纬度不同。众所周知,微信支付为摩拜提供了一个入口,ofo则在支付宝有一个入口,这是微信支付摩拜高ofo一倍的原因。显然,企业都从对自身有优势的维度去解读第三方的机构出具的数据报告。

去年发生在智能手机行业的数据之争,焦点是OPPO和华为这两家厂商。按照某家第三方调查机构的数据,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OPPO去年的销量确实是第一,这也是非常客观真实的数据。而另外一家调查机构的数据称,华为在国内市场的销量才是第一。事实上,不同调查机构的数据之所以会出现偏差,是因为华为还有荣耀这个互联网手机品牌,一些机构并没有把荣耀手机的销量计算在华为旗下,这才出现了偏差。

每年的双11促销,很多厂商在对外宣传时都以“销量第一”自居。这种销量第一满天飞的情况,是因为各个厂商的纬度不同。以手机行业为例,有的厂商是2000元售价区间的第一;有的厂商是某平台销量第一。总之,每个第一都不是虚假的,只不过标准不同而已。

坦白说,此次大姨吗与美柚在数据上引发纷争不足为奇。不过,大姨吗炮轰艾瑞有点过激了,毕竟每家调查机构的数据都是真实的,只是数据采样的标准不同。所以,在数据之争成为商业竞争常态时,大姨吗炮轰对手数据作假,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上一篇: 滴滴收购小蓝单车或许是一枚烟雾弹
下一篇:AI不是智能手机的风口 而是营销骗局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