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轮残酷的洗牌过后,作为行业TOP2的两个玩家,摩拜和ofo两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卖身美团后,摩拜的声量微弱,而ofo则被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包围。摩拜卖身,ofo资金链紧张,这标志着共享单车上半场的竞争已经落下帷幕。

如果说用户体验最好的小蓝破产是一个意外,那么哈罗单车的崛起,绝不是偶然。在被阿里系重仓加持后,成立两年的哈罗单车改名哈啰出行,并对外宣称成为行业第一。而一年前,摩拜和ofo还在为谁是行业第一打得不可开交。

哈罗单车成功逆袭了吗?

在这个谁都可以自称第一的时代,行业第一在用户眼中已经形成了视觉疲劳。在品牌升级发布会上,哈罗单车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依据蚂蚁金服提供的数据显示,哈罗单车的市场份额已经接近50%,同时,今年4月份,哈罗单车的日订单量达到2000万单,成为行业业内第一,高峰值接近2300万单。

单纯从数据上来看,哈罗单车的表面确实非常抢眼。尤其是在摩拜和ofo处在舆论下风的这一段时间,哈罗无疑是共享单车行业的一只生猛力量。回顾一下共享单车行业去年的数据不难发现,哈罗单车公布的一些数据,有水分。去年10月份,ofo对外宣布日订单量突破3200万单,用户总数突破2亿。当时,摩拜的每日订单数量,也在3000万单左右。再看哈罗单车,高峰订单不过2300万单。

一年多来,共享单车品牌之间的竞争有点降温,但整个行业用户仍在增长。加之小蓝、酷骑、悟空等几个共享单车平台倒闭了,用户更加集中,哈罗单车的日订单数量理论上应该在3000万以上。结果,哈罗单车高峰值仅有2300万,这着实让人费解。由此来看,哈罗单车行业第一的说法有些牵强。

更重要的一点是,与摩拜和ofo两大共享单车品牌相比,哈罗单车最大的短板是无法进入一线城市,这是共享单车使用频率最高的城市。去年9月份,北京市交通委宣布暂停新增投放共享自行车。截至目前,全国范围内发布共享单车“禁投令”的城市已达12座,分别为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福州(市区)、郑州、南京、南宁、扬州等。

无法进入一线城市,哈罗单车的订单数量和活跃用户都很难再上一个台阶。客观地说,尽管摩拜和ofo目前的情况不大好,但哈罗要想逆袭并不容易,毕竟共享单车的主战场就是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城市,哈罗单车的势力范围仅仅是一些小城市。

哈罗单车称霸仍面临诸多变数

从行业角度来看,共享单车属于一个重资产行业。摩拜卖身,ofo关闭海外业务并裁员,这都是资金紧张的必然之举。不可否认,哈罗单车目前不缺钱,抱上了蚂蚁金服的大腿,还有阿里这个富爸爸,但哈罗单车要想成为行业第一仍面临诸多的变数。

第一个变数来自政策层面,这是一个非常不可控的因素,也是哈罗未来的最大风险。去年,深圳和杭州的一些旅游景点被共享单车包围,被媒体曝光后,一些地区的政府监管部门开始限制共享单车投放,这也是“禁投令”出台的一个背景。未来,共享单车在一些城市仍面临禁止投放的风险。

今年7月份,一位知名的摄影师利用无人机在全国20多个城市拍到了共享单车坟场。大量共享单车被堆放在一个空闲的地方,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照片被各大媒体曝光后,引发了一场舆论风波。据不完全统计,有共享单车坟场的城市不止20座。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各地政府监管部门对于共享单车坟场肯定不会视而不见。届时,“禁投令”的城市数量还会增加,这对正在扩张的哈罗单车是一个最坏的消息。

事实上,哈罗单车面临的另一个变数,就是摩拜和ofo。由于摩拜已经卖身美团,ofo归属尚不明朗。众所周知,滴滴也在布局共享单车,复活了小蓝单车的同时,还推出了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如果滴滴收购了ofo,不缺钱的滴滴会让ofo迅速回到战斗状态。加之ofo在一些“禁投令”的城市拥有投放权,这一优势是哈罗单车无法打破的。

当然了,也有媒体称阿里未来会收购ofo。如果阿里收购了ofo后,哈罗势必要与ofo合并,因为阿里不想自己扶持的两个共享单车品牌竞争。按照此前的一些合并案例,如果ofo与哈罗合并,主导权有可能会是ofo。失去了主导权,哈罗单车如何主导共享单车市场下半场的竞争呢?

写在最后:就本质而言,哈罗单车与摩拜和ofo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都是用同样的商业模式,讲着同样的故事。一轮残酷的洗牌过后,共享单车行业的下半场竞争只有摩拜、ofo和哈罗这三个玩家。在下半场的竞争中,哈罗有一定的优势,但能否笑到最后还有太多的变数。


上一篇: 欠款诉讼接连不断 ofo能否度过2018年的寒冬?
下一篇:性侵事件不断 苏宁“女王宠爱日”为女性用户打Call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