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4-03

最近几年的天气令人琢磨不透,2006年新年是在雪花飘舞中度过的,可以称得上是2006年的第一场雪。本来应该下雨的日子,却变成了雪花飞舞。今天已经是4月份,才飘起2006年的第一场雨。


    老家今天应该又到一年一度的传统庙会了,一年之季在于春,人们每年都要举办这个沿袭了几十年的庙会。或欢呼,或雀跃,或欢喜,或忧愁……新的一年,人们用这种古老的方式,祈祷新的一年能有一个好光景。孩子最高兴的莫过于,每天可以提前下课,去逛庙会,品尝已久没有入口的小吃,观看已经模糊在儿时记忆里的民间小曲。或许是年龄的增长,渐渐对失去了对庙会的兴趣,也很少关注这个自有记忆以来就有的风俗。


    小的时候,与其他孩子一样,向往在父母的带领下逛庙会。当时父母每天忙于生计,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伴,我就成了外婆后面的小尾巴。外婆把一生余下的时间,陪伴我的成长。童年的记忆里,全部是外婆的影子。今天是三月初六,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外婆也就是在这个风筝飞满天的日子,永远倒下了。在弥留的最后一刻,外婆仍旧在等着我的到来。


    在一个缺少关爱的年代里,我的生活里倾注了外婆的半生心血。每天照顾我的生活,送我上学,给我做饭。当时村子里考上大学出去的人回家探亲,总是开着那种绿色的吉普车。于是,我经常躺在外婆的怀里,对外婆承诺以后一定开车接外婆去城里生活,还要带外婆去逛公园。尽管,我自己都不知道公园是什么样子。


    长大后,工作了。第一件事情是给外婆买了一台空调,可是外婆始终不舍得用,我知道外婆怕花钱。儿子出生的时候,一直不愿意住在城市的外婆,居然特意打电话给我,让我开车去接外婆,并且在家一直住了几年。一直到儿子去幼儿园。儿子不听话的时候,外婆总是笑咪咪地向儿子讲你爸爸小时候如何如何。小家伙很听话,后来曾经天真地问我,祖婆婆讲的是不是真的。


    一生最内疚的是送外婆回了老家,不知道是为什么。当外婆回到家,就一病不起,那时新年刚过。我们一家人每天的生活,从此也是在老家度过。每天下班接了孩子开车回家,早晨上班回市里。三个月后,外婆与世长辞,外婆终于安息了。那一天,外婆一直等待着我和儿子,当我和儿子踏进房间,拉住外婆的手,儿子叫了一声祖婆时,外婆微笑着闭上了眼。


    今天又是外婆的忌日了。外婆,你在天堂还好吗?是你祈祷了2006年的第一场雨,盼望子孙后代们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