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8-16

千元机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以苹果、三星和华为为代表的手机品牌,正不约而同的涨价。不久前,三星Note 9发布,512G版本售价1250美元,这款手机在三星官网的售价为9499元。

去年,苹果推出了第一款全面屏手机iPhone X,售价也拉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高配版本售价9688元。相比之下,华为的价格拉升速度更快,与保时捷合作的华为Mate RS最高售价12999元,入门版本也要9999元。至此,智能手机行业迎来一波涨价热潮。

智能手机这波涨价有点猛

在高端手机领域,刚刚站稳脚跟的华为,在涨价上却是最大胆的一个。尽管很多人不看好华为Mate RS过万的售价,但这款手机刚上市时仍然一机难求。类似的一幕,也出现在苹果身上,iPhone X发布时9000多元的售价先是让网友吃惊,尔后被网友吐槽,这依然无法阻挡果粉抢购的热情。

在苹果和华为的高端手机相继涨价后,三星掀起了又一轮涨价潮。一年前,三星Note 8发布时,其售价还只有6988/7388/7988元。作为三星手机2018年旗舰的Note 9,硬件配置没有太大的提升,除了S-Pen增加了蓝牙功能,最高配置的版本售价高达9499元,比上一代产品的售价高了1511元,这完全可以买一部国产品牌的安卓手机了。

相比之下,华为Mate系列的价格上涨幅度更猛一些。自华为Mate 7一炮走红后,经历了几个版本的更迭后,华为Mate 10售价已经突破了5000元的价格区间,而保时捷定制版的华为Mate 10,最高配置售价8999元。同样,作为定位时尚娱乐的P系列,华为P20的起步价也被锁定在4000元,华为Mate RS被拉升到万元以上的区间。

除了华为外,苹果手机最近两年也在不断涨价。自从库克执掌苹果帅印后,苹果手机的价格就在不断上调,这伤了很多资深果粉的心。在乔布斯时代,苹果手机的售价都在6000元以下。搭载了大屏幕的iPhone 6 Plus发布,苹果手机的售价一路上扬,iPhone 7 Plus最高售价逼近8000元,iPhone X的售价则逼近万元。

事实上,除了苹果、三星和华为外,很多国产手机也在涨价。以小米来说,最早搭载高通旗舰处理器的机型,售价1999元;眼下,搭载了高通845处理器的小米MIX2S售价3299元。同样搭载高通骁龙845处理器的一加6,售价3599元;OPPO Find X售价5999元。两年前,国产手机品牌的高端机型,售价还徘徊在3000元以下的区间。

不得不说,智能手机这波涨价潮有点猛。分析今年上市的新产品售价还会发现,几乎所有的手机都在涨价,1万元或许是这轮涨价潮的起点。两年前,凶猛的价格战嘎然而止,残暴的涨价潮随之拉升序幕,这着实让人费解。

是什么催生了智能手机涨价潮

进入2018年后,全球手机销量开始小幅下滑,市场竞争也更加激烈。在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下,手机厂商纷纷涨价,这绝非偶然。更何况,随着技术的成熟,手机元器件的价格也趋于稳定,所有手机却纷纷涨价,这是为何?

查阅一些手机厂商的财报不难发现,过去曾经是高端领域垄断者的苹果和三星,其市场份额正在被对手蚕食。以三星来说,虽然出货量第一的宝座并没有丢,但业绩已经滑坡。IDC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的出货量排名上,三星仍占据首位。然而,三星手机的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发生了比较显著的滑坡,市场份额由去年的22.9%下降至20.9%。

作为三星老对手的苹果,手机销量也在下滑。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财季,苹果共售出4130万部iPhone,比去年同期的4102.6万部增长0.067%。尽管苹果手机销量几乎没有增长,但来自手机的营收达到了299.0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37%。也就是说,在销量几乎相当的情况下,苹果手机营收实现了20%以上的增长。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苹果手机售价上涨,是业绩逆势增长的原因所在。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三星Note 9手机涨价,也是出于业绩压力的原因。一方面,三星手机销量出现滑坡;另一方面,三星手机的研发费用和营销费用急速攀升。根据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7年企业研发费用排名情况,2017年三星电子在研发上投入的总资金居然超过122亿美元,华为的研发费用为606亿元。来自韩国媒体的报道称,三星去年的营销费用大约在103亿美元。正是因为在研发和营销层面的高投入,才让三星手机的利润大幅下滑。

在全球手机销量下滑的背景下,三星手机要实现利润增长,涨价或许是最有效的策略。众所周知,苹果在iPad、Mac等硬件销量大幅下滑的情况下,业绩和利润屡创新高,市值突破了万亿美元。有苹果这样一个成功的例子,三星手机势必想通过涨价来改善利润。不过,以华为、OPPO为代表的国产手机品牌,涨价的初衷又是什么呢?

在国内市场,苹果和三星是公认的高端品牌,与国产手机品牌相比,苹果和三星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价格高。或因于此,华为才选择用高价撬动高端市场。现在看来,华为已经成为的跻身高端手机市场,与苹果和三星齐名。当然了,过硬的手机品牌,是华为能够用价格杠杆进入高端市场的基础。今年,OPPO和vivo推出售价4000元以上的旗舰,也是要复制华为冲击高端的路线。

写在最后:为了利润,苹果手机不断涨价,苹果也成为一家市值万亿美元的巨无霸。同样,受爆炸门影响的三星,也试图通过涨价来改善业绩。相比之下,诸如华为、OPPO和vivo等国产手机品牌,则是通过高价杠杆撬开手机高端市场的大门。由此来看,1万元或许是这轮涨价潮的起点,而不是终点。说不定几年后,2万元的手机已经随处可见。

2018-08-14

没有任何的征兆下,业内传出华为、OPPO和vivo等手机厂商有可能正式宣布进入电视市场的消息。从手机行业,跨界到传统电视制造业,不甘寂寞的手机品牌,或在酝酿一次集体跨界。

在此之前,以性价比著称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小米,已经跨界造了电视,还有空气净化器等产品。而喊出“颠覆”口号的乐视,一边挑战传统电视品牌,一边跨界做手机。遗憾的是,乐视陷入危机,小米电视至今还是个小众品牌。眼下,华为、OPPO和vivo齐刷刷跨界造电视,这种组团式的出击,能否撼动电视的市场格局?

电视:手机厂商的下一个战略制高点

对于华为、OPPO和vivo要进军电视行业的传闻,vivo相关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对此消息进行了否认,并一再表示:“这只是传言,公司内部并没有这样的消息。”OPPO手机内部的人也表示该消息是传闻。

种种迹象显示,手机厂商跨界进入电视行业一事并非空穴来风。受智能家居概念的影响,很多智能家居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尽管乐视和小米们在市场份额上没有颠覆传统的电视品牌,但这些互联网巨头们,已经把智能电视由概念,做成了产品,并引领国内电视行业迈进了智能时代。

随着智能电视的普及,手机与电视之间也不再像此前一样格格不入,而是能够借助无线网络进行互动。如果说智能手机是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获取资讯的一个工具,那么智能电视则是家庭娱乐的一个入口。当手机与互联网电视建立了一个紧密的连接后,电视对于手机厂商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或因于此,以华为、OPPO和vivo为代表的手机厂商,才会有进军电视领域的想法,毕竟这是抢占客厅流量入口的最有效策略。

其实,手机厂商早在几年前就有过进军电视行业的尝试。2014年10月份,华为曾联合创维共同推出一款55英寸的4K智能电视,产品名称为酷开荣耀A55智能电视,这款电视搭载了华为海思四核CPU。在此之前,华为还曾推出了多款电视盒子,并在荣耀立方这款路由器中集成了电视盒子的功能。另一家手机厂商OPPO,斥巨资将美国音频巨头杜比实验室的20多项专利组合收入囊中,积极进行专利布局,这被业内视为或是在为进入电视产业的前期布局。

更何况,专注于手机的小米几年前已经进军电视行业,并推出了多款智能电视产品。暂且不说小米电视的市场占有率有多少,但小米在电视行业已经有了一定影响力。前有小米和乐视,华为、OPPO和vivo们布局电视亦是必然。加之最近两年手机行业竞争加剧,手机厂商急需寻找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与手机连接紧密的电视,无疑是手机厂商的下一个战略制高点。

手机厂商集体跨界电视:胜算有多少?

单纯从理论层面来看,华为、OPPO和vivo等手机厂商进军电视行业,既是一种业务互补,也能够抢占客厅入口。从小米和乐视的发展情况来看,电视市场的竞争同样非常激烈,手机厂商集体跨界电视领域,仍有太多的未知。

自从乐视进入电视市场后,国内电视市场一下热闹起来。在此之前,国内电视市场是康佳、创维、长虹、海信等传统品牌的天下。乐视进军电视行业,不仅吸引了爱奇艺、优酷等视频巨头,还有百度和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一时间,电视领域可谓是群雄混战,多方势力割据。不争的事实就是,以乐视、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电视派系,并没有威胁到传统电视品牌的市场地位。

今年1月,风行电视被指虚假宣传。今年3月,微鲸科技有限公司被曝与供应商陷款项纠纷。而互联网电视概念的提出者乐视,上半年亏损11.1亿元,正面临退市的风险。寒潮之下,互联网电视行业正遭遇一轮残酷的洗牌。受此影响,互联网电视的销量也一路下跌。奥维云网的数据称,乐视离场后小米电视销量大幅提升,上半年销量突破了300万台。然而,小米电视的销量,并没有阻挡互联网电视品牌市场份额萎缩。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互联网电视品牌的市场份额已降至10%。

也就是说,多轮价格战过后,互联网电视品牌的市场份额只有10%,传统电视品牌仍是电视行业的垄断者。加之上游面板价格不断下降,传统电视品牌电视的价格纷纷下调,互联网电视品牌的价格优势被削弱。失去了价格的优势后,互联网电视品牌拿什么与传统电视品牌竞争?对于正摩拳擦掌进入电视行业的手机品牌来说,华为、OPPO和vivo这些手机行业的巨头必须正视这一问题。

在价格战已经难以撼动电视行业格局后,华为、OPPO等手机品牌,必须打造鲜明的差异化优势,才能在竞争激烈的电视市场站稳脚跟。与康佳、创维和海信这样的传统电视品牌相比,更注重用户体验是手机厂商的优势,但供应链是手机厂商的短板。此外,手机厂商造电视,仍然需要找传统电视品牌代工。由此来看,手机厂商集体向电视行业跨界,并没有太多的胜算。

写在最后:没有技术积累,也没有品牌优势,手机厂商与传统电视品牌之间的悬殊还是非常大的。在乐视成为跨界的前车之鉴后,华为、OPPO和vivo跨界做电视,或许会采取合作的方式,因为单打独斗的风险太大,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在手机行业,华为、OPPO和vivo以谨慎著称,所以这场跨界或许是一场融合之战。

2018-08-10

日前,中国移动发布了今年上半年的财报,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移动营业收入为391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9%;净利润656亿元,同比增长4.7%。也就是说,中国移动每天净赚3.6亿元。

与其他行业相比,中国移动的利润用“暴利”二字形容并不过分。尽管每天净赚3.6亿元,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在财报分析会上却表示:中国移动的用户增长和流量份额正处于一个下行的区间,最大的压力来自于不限流量的资费套餐。

不可否认,流量漫游的取消,以及不限流量套餐的普及,这确实会对中国移动的业绩会产生一定影响。然而,流量漫游取消后,很多用户的通信支出提高了。一些报道报道称,消费者此前购买的省内不限流量的套餐大约在50元左右,7月份流量漫游取消政策落地后,三大运营商的不限流量套餐已经拉升至80元左右。由此不难看出,不限流量套餐的普及,增加了中国移动的营收。

一些数据也表明,流量消费的增长速度,要高于资费的下调幅度。来自工信部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国内手机用户每月平均消耗的流量为4.24G,去年同期只有1.55G,实现了2.7倍的增长。在资费方面,移动流量平均资费比2017年降低了46.2%。从这些数据来看,流量消耗的增长,并不会影响中国移动的业绩和利润。

做一个简单的对比,我们就可以看出来流量资费下调对运营商业务的影响。2017年1G流量价格30元,一位用户每月消耗1.5G流量,费用是45元;流量下调46.2%后,1G流量的价格约为16元,用户每月流量消耗却增长了2.7倍,约为4.05G,这样算下来用户每月需要支付64.8元的上网成本。

毋庸置疑,流量资费的下调,刺激了用户流量消费的增长。从财报的一些数据来看,上半年4G客户DOU(每户每月上网流量)达到3GB,手机上网流量增长153%。与工信部流量增长数据相比,中国移动的数据业务增长并没有达标。所以,不限流量套餐的普及,会影响中国移动的业绩,但影响并不大。

从最近两年的行业发展来看,让中国移动感受到巨大压力的,是被互联网巨头管道化的风险。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近乎垄断了国内互联网9成的优质流量,尤其是腾讯。众所周知,微信月活跃用户突破10亿,手机QQ月活跃用户也接近8亿。庞大的用户群体,拉高了腾讯的市值和营收。

援引腾讯财报中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腾讯营业收入为735.28亿元,同比增长48%;净利润232.9亿元,同比增长65%。虽说腾讯与中国移动的业绩相当,相比之下腾讯才是暴利。要知道,中国移动的利润率只有16.7%,腾讯的利润率却高达31.6%,几乎是中国移动利润率的1倍。看来,中国移动的暴利,与腾讯相比仍然逊色不少。

事实上,不仅仅是腾讯,诸如阿里和百度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利润率都要比中国移动要高。自从3G牌照发放后,微信的崛起,让中国移动的短信业务大幅下跌。最近两年,4G网络覆盖逐渐完善,三大运营商的语音业务也被互联网OTT业务蚕食,中国移动也不例外。眼下,中国移动除了流量业务增长外,语音和短信业务仍在下滑。

不难想象,一旦5G牌照发放,流量业务将是中国移动的主要营收来源。一边是监管部门提速降费的要求,一边是被互联网OTT蚕食的业务,中国移动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从3G到4G,中国移动的业务创新一直没有起色。如果5G时代中国移动营收仅靠流量业务,那么中国移动就是名符其实的“管道工”了。